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长篇小说

【天亮,天真的亮了吗?】(1-2)




(一)
吃完晚饭,我还是一如既往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就会到厨房看看惠云在干甚
么。而惠云就把刚才的碗碟跟酒杯拿到了厨房里面,放在了一边,然后在果篮里
面拿出了一个苹果、一个雪梨和一个橙子切着。惠云不但料理不错,而且饭后水
果也是很有心思的。她把那些水果切了之后,就用盘子把它们放好,一转眼就会
变成一个精美的果盘。
当惠云把果盘弄好的时候,她发现了站在她身后的我。『怎么站在那了,你
不是要到书房去看电影的嚒?』说罢,嘟起了小嘴。在灯光的照射下,刚刚喝完
酒的惠云脸上泛起了薄薄的红晕,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刚刚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
而且她今天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小背心,和那条深蓝色的牛仔超短裤之间露
出了姣好的小蛮腰。看着看着突然令我有一阵阵的冲动。
『我老婆这么诱人,看着你不是比看着电影更加精彩嚒。』说着我一把走上
去搂着惠云,抚摸她那诱人的身体,然后把鼻子凑到惠云的发丝里面,闻着惠云
身体散发出香皂跟淡淡的体香、和洗发精的混合味道,下身突然一下子就充血了。
『别这样啊,我还没有洗碗呢……』惠云佯装在挣扎着不让我继续行动,而
我反而搂得她更加紧,因为我知道她其实是很享受我这样抚摸她的全身的,『老
婆,自从我们结婚度蜜月以来都还没有去过旅行呢,不如我们改天去一下旅行好
嚒?』
『那启行呢?我们去了之后他怎么办啊?虽然说今天公公婆婆要把他接回家
中几天想看看孙子,但总不能要他们俩老一直这样帮我们看着的啊。』
『爸妈他们两个老人家这么喜欢小孩,就让他们多带他几天好了,我们已经
很久没试过二人世界了,难道你不想嚒?』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好啊,不过要去就远一点的……啊,对了,
听别人说纽约是一个很漂亮的城市,要不我们这次去一次纽约行嚒?』惠云用双
手摸着我的双手,似乎是在引导着我碰触她的敏感地带。
『纽约的话等我升到主任的时候再计划吧。最近校长说最近学生都放暑假了,
我们教师也好搞一次职工旅行。我们决定是去香港了,当然可以携眷去的,所以
我想你都跟我一起去。』
『你现在不就是主任了嚒,我看你是心疼你的钱,』惠云不知道怎么的就闹
起了彆扭。她狠狠地打了我的手一下,害得我马上放开缠绕在她纤腰的双手,然
后又把我赶出了客厅,『我还要洗碗呢,你就回书房慢慢吃好了。』说罢,把果
盘塞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就把厨房的门关上了。
我心里笑了一笑,感觉惠云又在闹彆扭,觉得十分可爱,於是就决定再气她
一下。因为我知道惠云尽管真的不想这样,但祗要是我喜欢的事情,她依然会为
了我去做的。『老婆,别这样好不好,我现在祗是个班主任,等到我当上了教导
主任之后,到时候别说纽约,环游全世界都可以。』然后自个走到书房那里,坐
在椅子上,打开电脑,一边看着刚下载好的连续剧,然后一边吃着水果。
过了一会儿,如我所料,惠云走了进来,坐到了我的旁边,偎依在我的身旁,
我也顺势抱着她。『老公,你知不知道啊,你之前因为学校的事已经一直跟他们
在一起了,我们也需要二人世界啊。就不能去一次纽约嚒?』
『我也想啊,不过去纽约要花很多钱的,现在我的事业还没有上轨道呢,祗
要我们上了轨道之后,再计划都不迟啊。再说,香港是购物天堂跟美食天堂,我
们也就祗去过一次。你记不记得,你上次还说逛的时候看到了一件衣服你很想买
的,但是因为当时要赶着去搭火车,你没有去买;还有你说没有去过海洋公园,
回来的时候还埋怨了我一个礼拜了呢……』
『好了,好了,就听你的了,反正现在你都已经说好了。不过这次你可不能
在说腿子软了走不动甚么的,到时候我就是你的公主,你就是我的仆人。』已为
人母的惠云竟然还可以像少女一样向自己的情人撒娇。作为丈夫的我总觉得自己
回到了高中时代的恋爱一样。不过也就祗有在启行不在的时候才向我撒的娇。
就这样惠云就这样一直挨着我,我们俩看着电脑里面的连续剧一直到了11点。
『老公,我们很久……没那个了。』睡在床上的惠云,突然向我发出需求,
穿上睡衣的惠云给我的感觉又有另外一番风味。说得也是,因为当时学生考试的
缘故,我们这些做教师的也跟着一起奋斗。不过这件事总算是过一段落了,我也
应该好好享受老婆久违的服务了。她话音刚落,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脱去了她的睡
衣。惠云穿着粉红色蕾丝边1/2 式乳罩和粉红色的蕾丝边内裤,因为她听说我最
喜欢这种花纹的内衣。我和她疯狂地接吻。我的舌头已经在她的口中不停来回探
索着,而她的舌头也呼应着,彼此之间互相缠绵。而我们的双手也是没有闲着,
我也在她的双峰跟私处游走。虽然我充满了她的小嘴,但是也不时发出呻吟声。
而她的双手也是碰触到我的下身,试图另他重振雄风。
当我脱去了惠云的乳罩,惠云的双峰就像气球一样弹了出来。小蛮腰衬托出
的这双豪乳其实也来之不易。记得我追求她的时候应该是彼此都读大学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还祗是一个胖妹,体重达到160 多磅,那个时候她的胸前就已经
拥有36D的身材了,祗不过由於当时的她因为肥胖的关系,脸型也比较肿胀,身
体的脂肪也比较多,所以导致她的上围虽然是很多女生梦寐以求的数字,却没有
男生追求。而我却是一个平平凡凡的男生,当时的我也祗是想随便找一个女友,
跟她就一拍即合了。但是我和她拍拖不到半年,我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要搬家转
学,而搬到了其他比较远的城市。尽管我们都有联系,但是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摄
像头,也就却没有彼此见到对方的,直到4 年之后我重新回到这里,发现她已经
变得不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惠云了,就因为我的一句说话,惠云自动走去减肥,
一下子也就减了50磅。自从减肥之后,因为身材变得比以前瘦削,胸部就显得更
加丰满,她立刻多了很多爱慕者的追求,不管是电邮还是QQ,都堆积着求爱的
宣言。不过惠云的心一直是向着我的,就算追求者是一些有钱的贵公子或者是超
酷帅哥她都不为所动,一直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就结了婚,还有了启行。
前戏做了大概15分钟,惠云脱下了内裤,她那里已经潮湿无比,等待的祗有
是我的那里去满足她了。但是不知道怎的,我那里就是长不大,尽管在她的再三
挑逗下,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了?』惠云也不明白到底是甚么原因,就连我都不明白,反正我的确
是很想勃起,但是祗有心理上面的冲动,却没有生理上的兴奋。
『可能是太长时间没做了吧,反正我也不知道甚么原因。要不今天先睡觉了
吧,明天晚上再看看可不可以好了。』
『哦!那好吧。』惠云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她是有点不开心的了,就算是我
也是不太愿意,难得跟老婆一起做这种大事,却当不成男人。男人最痛苦的事,
莫过於此啊!於是我还是跟惠云湿吻了大概十分钟,之后就依依不舍相拥而睡。
(待续)
(二)
虽然说是暑假,教师们都已经跟学生一样放假,但是校长今天还是要我早点
回学校去。早上的时候我还是要得早起,不过惠云通常都是比我更加早起的,因
为她还要照顾我的早餐。由於启行不在的关系,惠云的衣着就更加随意了。
要是在其他人的面前,惠云还是一个比较大方得体的女人,但是在我面前,
她祗是一名顽皮的学生。今天她7 点就起来,她知道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牛腩汁的
肠粉,所以起床梳洗衣装的时候,她已经特地到街上附近那家唐记买了两盒回来。
虽然我喜欢吃的是中餐,但是她却喜欢西餐,她到厨房的微波炉那里弄热了
两块方包,从雪柜里面拿出了一瓶花生酱,然后用餐刀把花生酱放在两块方包中
间,擦混之后再把两块方包夹杂起来。然后再到门口处把门敲敲打开,拿起放在
篮子里的两瓶牛奶。整个过程她都没有戴胸围,而是穿上了昨天晚上的那件小背
心,这样的话就已经包裹整个乳房,而下身则祗有穿上昨晚的那条可爱的粉红色
的蕾丝边内裤。并不是因为她喜欢暴露,而是因为最近的天气实在有点热了,室
内的温度已经平均是三十二、三度的样子。虽说公寓是在2 楼,但是我们的单位
却在2 楼的角落里面,所以要来到我们的单位,就必须要在主走廊向右拐进来。
再加上我们的房子对面并没有单位,所以祗要天气比较炎热,惠云都会毫不拘束
地穿成这样出去开门拿牛奶瓶。之后她就会把牛奶瓶里面所有的牛奶倒进一个玻
璃碗里面,然后就放进微波炉里面加热。虽然说生活还算是过得去,但是因为要
供车子和养房子,而且最近电费又贵了,加上三年后启行就要上学了,所以支出
难免需要更加多。我们两夫妻都开始节衣缩食了,能开风扇就尽量关掉冷气。
惠云把中西的早餐都放在了桌面上,把微波炉里面拿出来的牛奶倒在我跟她
的杯子里面,然后在我对面的椅子坐下。因为我其实算是一个比较懒散的人,喜
欢把椅子向后挪,而且再加上桌子是那种四脚圆桌,所以要是把眼睛向下望,惠
云这种的穿着就会毫不保留地展现在眼前。老实说,一到早起来,肚子已经饿得
连连作响,但看到眼前的女子穿成这样,即使是自己的老婆,我相信任何一个男
人看到这种情景,就算肚子再饿,对食物的兴趣还是会有点减低。
『老公,你今天回去是干甚么呢?』惠云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校长要我今天回去说是有一样很重要的事情要我说,不过不知道是甚么事,
』我耸了耸肩,品嚐着新鲜的牛奶。『而且他中午还邀请我一起吃午饭,还说会
见个甚么人来着。不过看他的表情跟语气,我觉得应该会很重要的吧。』
『老公啊,你说他这次会不会升你呢?那就说定啰,如果你当了教导主任,
那我就要去纽约旅行。』惠云对我莞尔一笑。说实在,惠云并非那种甚么天香国
色般的美人,但是微笑起来,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就会挂在脸上。而且有时候还会
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这样会勾起一般男人应该有的怜香惜玉之心。
『是也说不定呗!如果真的是当上了的话,你要甚么我都给你,不过你可别
抱着太大希望啊。』我附和着眼前这个『大女孩』,然后却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
子。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无比兴奋,在这个名校里面要是当上教导主任
的话,工资可是增加了不少呢。
『我就知道我老公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的实力。对了,老公,我今天要出
去跟一些大学同学聚会,所以今天也不去跑步了,你也不必送我去沿江路了,晚
上你自己解决晚餐行嚒?』
『呃?你今天不是要去上班的嚒?』
『今天跟明天都补休了,昨天不是告诉过你的嚒?如果我晚上10点都还没有
回来的话,我就打个电话给你,你就自己睡好了。』
『那要不要我去接你啊,晚上你一个人很危险的。』
『不用了,你白天早上这么早就起来了,而且又出去这么久,你应该多歇息。
我自然会有人送回来的,放心好了。』
不知不觉,惠云已经把所有的早餐都吃光了,然后起来到卧室里换衣服。想
想我还连早餐都没怎么动过呢,还是很快地吃过了早餐。然后走进卧室,跟正在
找衣服的惠云道别并且goodbyekiss之后,然后就出门开车赶往学校。
来到学校之后,学校的铁闸大门关闭得牢牢的,於是我就在保安室的窗口探
头进去看了一下,发现保安浩哥在看报纸,於是我就叫了一下他。
『呃?苏老师,你怎么在这里了?』浩哥感到很惊讶。可能是觉得这个时候
还会有老师回来上班觉得很奇怪。
『今天是校长叫我回来的。麻烦浩哥开一下门好嚒?』
『哦,当然可以,我本来还以为全部老师都去放假了,没想到苏老师你还要
继续上学校来,真是辛苦呢。校长不在校长室,我刚看到校长走到了操场那边,
你去找他吧。』说到这个浩哥,他是我在学校里面第二个最尊敬的人。听说原来
是一个外地的民工,后来来到这里当保安,钱不是很多,虽然人很节俭,不过对
人就很豪爽,也从来不跟跟计较。记得上次有老师向浩哥借了200 块急用,浩哥
也很爽快地给了,还当着我跟一个老师面说不用急着还,等到有多余钱再还也不
迟。而且平时课间休息或者是午休,也有时候看到他在跟老师或者是学生们很聊
得来。所以平时大家都很喜欢他。
『谢谢浩哥了。』我走进校门之后,就往操场走去,操场佔地面积很大,但
是有一些地方被围了起来。适逢是暑假,学校就打算维修一些地方和加建教学楼。
途中也看到很多工人在赶工,校长回来最主要是要监工,所以要找到校长还
是要仔细一点每个角落都要找一遍。我见到校长在一个角落里看着花丛。听说,
在我还没有进来之前,校长就已经开始在学校操场的种植地里种了不少花草,而
且一直以来都对这些花草树木悉心打理,也可以说是风雨不改了。要说到我第一
个我最尊敬的人,那个就一定是校长了。校长无论何时都会面带笑容、和蔼可亲,
对顽皮的学生也从来不会严厉责罚,反而会静心地教导。
『校长,』我走到校长后面,然后说道,『你今天叫我来有甚么事嚒?』
『哦?苏老师,你来了?』穿着笔直西装的校长转过身来,一瞬间眉头深锁,
但马上又露出了老人般的慈祥的笑容,『苏老师啊,你说一下,今天这些花有甚
么不同嚒?』校长说完之后,我就看了一下,尽管很小,但还是很明显地看到了
有一棵还没开花小小的牡丹花蕾生长在不是花丛之中。
『我看到了牡丹花的花蕾。』我顿时没有明白到校长的意思,校长双手放在
背后,再转过身去,眼睛一直盯着那棵牡丹花。
『牡丹喜欢阴凉乾燥的地方,要是任由它在这里继续生长的话,带给这片花
丛更多的生气,而且也有很多人可以观赏到这朵鲜艳的鲜花。但这样做的话,会
影响到牡丹日后的生长。要想让这棵牡丹花生长得更好的话,就必须把它搬到教
学楼上面的温室里面种植。祗是这样的话,那么这朵牡丹花就不可能再为这个花
丛起到生气的作用,而且也得不到更多欣赏了。苏老师,要是你的话,你会怎么
做呢?』
『我要是校长的话,我还是会把它放到温室里面去,因为我知道校长是一位
惜花之人,尽管这朵牡丹放在这里可以令更多的人欣赏到它的灿烂,但是却令它
承受住凋谢的风险。』尽管今天校长所说的话的确有点跟平常喜欢开门见山的他
的不太一样,带有弦外之音之意。
『好,苏老师,我们先去校长室,容我们慢慢谈。』
来到校长室之后,我们都坐了一下来,校长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和一
封信,文件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而信上面的盖因是教育局的。『苏老师,这一封
信,是教育局的信,是想让我推荐一个有能力的教师到教育局工作的。而这一份
就是你在学校里面的档案,我准备把它递送到教育局去。他们会经过审核和複查,
要是都通过了,那么明年寒假之后,你就可以正式调往教育局了。』
『谢……谢谢校长。』老实说,我真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一下子兴奋
从自心里表达出来,一下在椅子上挪动了几下。
『唉,其实你先不必谢我,你先听我说下去。』校长神色不知为何突然变得
有点凝重起来,『我想先跟你说声对不起。实不相瞒,苏老师,当我收到这封信
的时候。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我第一个就想到是你,因为在我们
学校的年轻一代教师里面,就算是你最有这种办事能力了。但以你这种才能要是
留在我们学校担当教育的话,对我们学校,对学生都是一种福气。所以为了想方
设法留住你,我曾经想过升你当仅次於校长的教导主任的,但当我刚才听到你说
我是惜花之人之后,我为我这样想而感到很无比羞耻。那么我就知道了你的选择
会是甚么结果,我会尊重你的决定。的确到了教育局的话还是有更多的机会可以
发展的。』想到刚才校长的话如此转弯抹角,除了因为可以回避人多口杂之外,
最主要的还是想试探出我的心意。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校长是跟我聊种花
心得呢。但我都没有生校长的气,校长也是因为相信了我才跟我说这么多,也因
为我知道校长这么多年,的确是为学校作出了很多贡献,他这样做并不是完全为
了一己私利,也是为了整个学校着想。
『我相信校长其实都是想观察一下我平时的表现吧……』尽管如此,一时之
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甚么。
『唉,我都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了,明年这个时候我也该是一个退休老人了。
所以也没必要再观察了,而且你的表现如我所料,那么我相信你的确是有资
格到教育局里面去了。至於中午的饭局,是我跟一些教育局的人一起吃的,如果
苏老师你一起来的话,我会介绍给你认识。始终认识多一点人,对你的前途会有
帮助。

『嗯,谢谢校长……』难得现在是有机会可以被调到教育局去,尽管工资不
一定会比这所名校的教导主任多,但是在教育局做从多动方面来说都算是比较有
前途,听说现在的教育制度改革了,如果是比较优秀的,还会被派去外国出差,
学习其他外国的教育制度或者知识。我当然是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看看如今我
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即使是当教育工作的也可以有出人头地的一天的。接
着我跟校长还是一直闲聊到中午。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中午了。我跟校长告别了浩哥之后就来到了学校
附近的一间餐厅。之前就知道这里有新餐厅装修,原来就是这一间。这间餐厅虽
然小,但座位是雅座,椅子跟桌子之间的距离也比较宽,而且餐厅里播放着好听
的英文流行曲,所以坐下来之后,总体的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校长,我们等的是谁啊?』我拿起了茶杯,品嚐着杯中的花茶。
『是省教育局的人,到美国交流彼此的教育制度的,刚刚才从美国出差回来
了。跟你一样也是年轻才俊啊。』话音刚落,就已经看见了校长正向一个男人挥
挥手。祗见这个男人足有一米八高,也是穿着一套银白色色的西装,但是没有打
领带,里面穿着一件整齐的紫蓝色衬衫。皮肤呈古铜色,看上去应该那种比较喜
欢在太阳底下活动的人。双眼还戴着太阳眼镜,而且头上的短发还特意用了啫喱
水。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既时尚又成功的白领人士。他也回应似的跟校长挥挥手,
然后从门口走了过来。
『鲁校长,这么久没见,身体好嚒?』这个魁梧的男人一边摘下太阳眼镜坐
下一边跟校长寒暄。
『哈哈,我的身体好得很呢,老虎都可以打死几只。来,我跟你介绍,这位
是苏天亮老师。我跟你提过的,他的确是一名人才,要是能够到教育局的话,将
会有一番作为。而且很巧合的是,他跟你一样都是英文老师。』坐我左边的校长
用右手搭着我的肩膀,然后用他惯用的微笑温柔地说道。接着又跟我介绍了这位
坐在了我面前的男人,『这位是潘嘉乐,是省教育局英文科系副主任。高考的考
题,有些题目他也有份出的。我希望你能够和他认识并且交流一下,毕竟现在都
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
『你好。』潘嘉乐面带微笑,并且用带有柔性的声线说道,然后伸出了呈握
手状的右手,当我伸手靠近去握住他的手的时候,还闻到了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
很好闻的古龙水味。而且虽然他的人很高,但感觉到他的手并不是很大,而且摸
下去很柔软,质感很好,跟惠云的手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好啊。』也不知道为甚么,我顿时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要是自己
是女子的话,一定会被面前这个男子所吸引。同时自身都会产生一种无形的压迫
感和自卑感,祗能够说自己跟他比起来实在是无法比较。
『原来你就是苏老师。鲁校长曾经跟我提起你的事,经常说起你在学校里的
丰功伟绩呢。』潘嘉乐冲我微微一笑,左手按着胸口,右手拿起茶壶对着我的空
茶杯倒茶,然后又往自己的杯里倒茶。
『要是苏老师能够加入教育局这个大家庭的话,我们以后就可以一起共事了。
虽然是以茶代酒,但还是一点心意吧,那在这里先预祝苏老师调职成功,乾
杯!
』然后他举起茶杯,我也连忙回应他也举起茶杯碰了他的一下。
『等等,他现在还不是。我准备近几日就会把资料递上去,到时候就会开始
审批了。等批下来之后,他才会是真正调到教育局。不过我都希望苏老师能够顺
顺利利到教育局去。』
之后我们就一边吃中午饭一边聊天,一直聊了几个小时,但大多数都是他们
都给我说了一些以前的陈年往事。原来潘嘉乐曾经是校长的学生。当年校长是潘
嘉乐的初中英文老师兼班主任,潘嘉乐很顽皮,然而当时的校长并不像现在一样
和蔼可亲,反倒是非常严厉和暴躁。因为当时的教育制度没有说是十分完善,作
为教师是可以对学生进行体罚的。校长经常对潘嘉乐进行留堂和上课的时候罚站
处罚。弄到他的父母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学校接送他放学。但是潘嘉乐还是屡教不
改,并且变本加厉。当时的校长很果断地断定了这个小孩将来在社会难有一番作
为。临毕业之前,在照毕业照的那天,校长竟然对潘嘉乐说了一句很过分的话:
『如果你要是能够在社会有所作为的话,我就把我的头颅割下来让你当凳子坐!
』。从那时起潘嘉乐就开始发奋,他告诉自己一定不可以让校长看不起自己。
后来他到了中专,开始用功读书,尤其是英文这一科。3 年之后,靠着专升本考
上了华南师范大学外语系。而校长呢,觉得为人师表,不应该对学生说出这种话
来,之后他就开始收敛了自己暴躁的脾气。之后无论遇到多顽皮恶劣的学生,他
也不会再惩罚学生,而是从心理这方面入手。自此之后,很多坏学生经过他的教
导之后,都开始从良,还有一些出了社会之后当律师、医生,甚至是自己做生意
的做得有声有色的。校长也因为这样从一所不太出名的初中班主任一直升到现在
当名校高中的校长,并且也曾经获得过国家颁发的『教坛孺子牛』的奖状。20年
来,大部分有幸被他教导过的学生,每年都会为他举办一个『鲁校长生日派对』,
当然少不了第一代『大弟子』潘嘉乐的份……
总之跟他们聊天,几个小时就相当於几分钟一般。但是却知道了有我所认识
的校长不为人知的过去,还有这位刚刚新认识的男人潘嘉乐。
『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我今天有事,要先走了,这样吧,今天的饭钱就我出
好了。鲁校长、你老人家要多保重。苏老师,有缘的话我们就在教育局见面吧。
拜拜!』
『嘿,你先走,这个饭钱还是我……』也不等校长发完话,潘嘉乐就走到前
面的老闆那里付了钱,然后跟我们挥了挥手,就跑了出去。
接着我跟校长道别了之后,就打算开车回家。看了看手錶,时间是5 点半,
也不知道惠云回来了没有,於是就打算回家看一看。回家之后,发现灯没有开着,
看来惠云还没有回来了。本来是想打个电话给她,但是她说过她如果晚上10点都
还没有回来的话就会给我打电话。於是我洗澡之后,从储物柜那里拿出了两包方
便麵,然后煎了一只蛋,就这样在电脑的前面干掉了这些食物。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一转眼已经是10点半,我看惠云还没有打电话回来,
於是就打个电话给她。电话乡了很久,然后才有人接。
『喂喂,惠云,你还没有到家嚒?』
『快到了老公,我正在楼下啊。那就挂了啊。』电话挂了之后,我刚从窗口
望下去,透过路边的街灯看到了一部黑色的凌志GS300 的轿车停在了公寓门口
的停车位,其中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子一边手里拿着甚么的放在了耳边
一边从车上走了下来,好像还跟车里的人说了几句,接着向里面挥了挥手,然后
就往公寓走来。我断定那个就是惠云。
过了不多久,听到了门钥匙的声音,惠云应该是回来了,我就赶紧开了门。
祗见惠云穿着我们去年买的那条以黑色为主的红白斑点的连衣裙,手里拿着
Gucci的手袋,双腿穿着黑色的丝袜,脚下穿着一双银白色的露趾高跟鞋。
凑近惠云身边,还会闻到她身上涂着我最喜欢的薰衣草香水。
『老公!』惠云本来想走进屋子里,但是话音刚落,她脚下一软,就整个人
趴到了我的身上。仔细闻了一下还有一些酒味,但是不浓。身上的两个肉球马上
压到了我的胸膛上,感觉软绵绵的。因为有我撑着,她很快就站起来,然后把包
包掉到沙发上,自己就一下在躺在了另一张沙发上。仔细一看,脸上的确泛起了
红晕。
『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了?』
『也不是很多,其实也就五六杯而已。』
『还五六杯啊,我记得你不胜酒力的,上次我姑妈的女儿摆酒,你就喝了两
杯,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还说以后都不再喝那么多了,这次怎么就破例了?』
我赶紧把她的高跟鞋脱下,然后把双腿也放上沙发,把包包拿进房间里。我走到
厨房那里泡了一包花旗参茶,打算让她醒酒。
『高兴啊,见到了以前很多很久没见过的同学,还有一个学长呢。』尽管惠
云并没有醉到胡言乱语的地步,但是在厨房的我,还是可以听得出来喝过酒的惠
云跟平常的确是有点不同。『是一个很高大很帅气的人,来了之后就有很多女生
围着他,听说他刚刚从美国出差回来了,而且还是在教育局里面做的。』我心里
一楞,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吧,惠云的大学也是华南师范大学的。就在我还在
想的时候,惠云继续说道。
『老公啊,要是你也可以到教育局去做,那该多好啊,嗝……嗝……』我赶
紧把泡好的参茶拿到惠云前面,惠云喝过之后看起来感觉了一些。她想接着去洗
澡,但是我不让,让她得呆在沙发上休息一下。
等惠云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去洗澡,进浴室之前就把所有的衣服都掉
到了洗衣机里面。躺在床上的我一直思考那个着潘嘉乐会不会就是惠云的学长呢,
如果真的是的话,说不定可以利用惠云这张人情牌打探一下教育局的动静也好,
但同时又在今晚送惠云回来的到底是谁呢。就这两个念头一直在惠云洗澡的期间
充斥着我的头脑。
惠云洗澡出来之后,身上祗是围着一条白色的大毛巾,头上盘起的发髻还没
有放下来就走到床上,坐到我的旁边。我忍不住马上就抱着惠云,跟她亲热起来。
大概5 分钟之后,我依依不舍地分开了惠云的樱唇,就问惠云:『今天晚上
送你回来的是甚么人?』
『哈,有人妒忌了。』古灵精怪的惠云一眼就看出了我心意,但还是很快又
继续,『因为其他的人都不顺路,所以是那个学长好心送我回来的。』
『他这么晚就祗送你一个回来?他顺路嚒?是真的那么好心还是别有用心啊?
那他有没有对你怎么了?』我生怕惠云会被那个男的吃了豆腐,所以一口气
说了四个问题,而且语气还有点严厉。
『人家可是正人君子啦,而且为人很健谈,他就是怕治安不好,我一个女生
回来这边生了甚么危险就不好了嘛。』
『那你也应该叫我去接你啊,这个不是当老公的责任嚒?』
『这个就不好了,说明是同学聚会嘛,而且结束时间又说不准,人家又没有
请你,你就祗好在外面等着,但是干等也不知道要等到甚么时候,何况我早上都
说了,你今天早上起来起得早,怕你睡眠不够,所以才让你在家呆着。现在我看
你的双眼还佈满着血丝呢。我这样做也是心疼着自己的老公呢。』惠云再一次赌
气地嘟起了小嘴。
『那他叫甚么名字?』不知道怎的,说话的语气突然重了一些。
『老公,你的醋味都飘到这里来了。怎么突然就想起问别人的姓名啊。这个
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那些同学都叫他Nicolas的。而且他也要我这样
叫他,既然人家都喜欢这样的话,也没必要问东问西的,也祗管这样叫他好了。
』既然不确定的话就有可能是别人。那惠云还是不见为妙好。这样想着,我
突然把心一横,想弥补昨晚的男人之耻。
『好了,好了。老婆,今晚我想要。』也不等惠云答应,我就把她身上的大
毛巾剥开,她的身体现在已经一丝不挂地浮现了在我眼前,看着惠云这个完全没
有迁建的自然裸体,感觉到颈部一酸,小弟弟自然而然地有了反应。不知道甚么
原因,从脑里面生出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幻想着像潘嘉乐这种完美男人古铜色的
躯干把我最深爱惠云凹凸有致的胴体压在胯下,就在我们的睡房里面做起了那档
舒服的活塞运动,而我却祗能够偷偷地在门外打开一条小缝隙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既不能进入也不能阻止。然后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小弟弟一下子蹦得更加紧了,已
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我马上脱下内裤,然后趴在了惠云的身上,准备插入小
弟弟,惠云也可能因为我的突如其来的『暴力』而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当我无意
中看到了惠云梳妆台镜子的反射,看着我这早已确佈满血丝的双眼,就像一只雄
狮正准备捕食自己的猎物一样。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天亮,天真的亮了吗?】(1-2),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