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激情

[秀色][妈妈被清蒸了]



 
 我的妈妈叫金玉婷,是个非常漂亮的人,她有迷人的娇容、修长的身材,丰
硕的乳房、圆滚的屁股。不是我自夸,妈妈的长相绝不次于那些明星。

  几年前的暑假,正值妈妈去东方市出差,我便借机会与妈妈同行。那时我九
岁,妈妈二十八岁。同行的还有妈妈单位的一个年青漂亮的阿姨她叫刘璐。妈妈
和刘阿姨可以说都算得上百分之百的美女,我妈165,刘阿姨足有近170的
身高。无论是在火车上还是汽车上、路上,两个成熟性感的美人都吸引了无数男
人的目光。

  到了东方市,找到单位,很快她们办完了公事,我们在这里住了一天,次日
去到着名的一个旅游城市书城去旅游。我们在那里玩了几天,准备返回时,遇到
了难题,返程的车票买不到!怎么办?我们异常的焦急。此时的南国酷热难当,
那天傍晚,吃过晚饭,妈妈和刘阿姨洗了澡后决定晚上轮流去车站排队,我们三
人来到车站时,天已经黑了,又是让我们失望了,车站早已经挂出了五日内无票
的公告。

  「金姐,这可怎么办呢?」

  「实在不行,我们先坐大客去上海,然后在那里买?」妈妈和刘阿姨一边商
量一边走到了火车站广场。

  「小姐,是需要去J市的卧铺票吗?」一个矮个子中年男人走过说。

  「不用。」妈妈回答。

  「哎,你有票?」

  「是的,我们可不是倒票的,我是前面街道办事处的,咱们和火车站联办的,
每张座号收五元、卧铺收十元,还可以开收据。」

  「金姐,要不咱们就在他这买?还真不贵。」刘阿姨说。

  「行,看这个人不象坏人。」妈妈说,

  「那去哪买?」

  「您二位往前走,不到十五分钟的路,很近的。」

  这样,我们和他一起去了,果然路不远,但这是一片已经即将动迁的居民区,
里面连路灯都没有了,更别说住宅的灯光了。

  「怎么在这里?」妈妈疑惑的问。

  「没办法啊,这里要开发了,咱们街道办事处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只好在
这里挺着了,区政府答应给我们解决办公地址,但离火车站远了,我们还要靠代
卖车票增加收入了。」妈妈和刘阿姨见他回答的很合理,也就没多问,我们四人
走到里面,看见前面一间院子里摇曳着灯光。

  「两位小姐,就在前面。」我们进了院子,妈妈和刘阿姨进了屋,那个男人
把我领到隔壁,打开灯。他关上门就出去了。

  我站在屋中,看着墙上的地图,忽然,我听见

  「啊,不要啊」的声音。我急忙要出去,但门被反锁了。我意识到出事了,
但又不敢喊。忽然我看见窗户看着,还没有栏杆,于是迅速爬了出去。本想去报
警,但这黑夜根本不知道方向。隔壁就是妈妈和刘阿姨进的屋,她们怎么了?我
悄悄的走到了窗前,偷偷的向里看去,啊!我的心跳加快!原来屋中除了那个领
我们来的男人,还有三个三十多岁的光着身子的男人。刘阿姨的白色连衣裙被掀
起,蒙着她的头,双手被反绑着。被按在床上,白色的胸罩被扔在地上,内裤被
褪到膝出,撅着雪白肥嫩的屁股,两腿在蹬着,一只高跟鞋还在脚上,另一只掉
在地上。她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大概嘴被堵住了。两个男人按着她,
刚才领我们来的那个男人早脱光了,跪在刘阿姨的身后,啪啪的拍着刘阿姨的屁
股,将早已经硬起的鸡巴插了进去,他有节奏的插着,双手不停的揉捏着刘阿姨
的奶子。此时刘阿姨不挣扎了,任由男人插着。在另一张床上,我妈侧卧在上面,
白色的T恤衫、黑短裙,白色的胸罩和淡粉色小三角裤扔在地上,只有两条雪白
的大腿上,还穿着长筒肉色丝袜。脚上还穿着白色高跟凉鞋。长发散乱,闭着眼
睛。一个男人趴在她的身上,嘴舔着妈妈的的乳,一只手揉捏着妈妈的另一只乳,
另一只手摸着妈妈的屁股

  「宝贝,别怕,一会就好了,哥几个玩够了就放你们走。」妈妈发出一声声
呻吟。男人将妈妈平放,分开妈妈的双腿,插了进去,男人插动着,妈妈搂着他
的脖子,腿盘在他的腰上,呻吟声更大了。我静静的看着,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
鸡子硬了起来,我虽然小,但一直在很注意着妈妈。喜欢看她的乳房,屁股,真
想摸摸,今天这种特殊的情况,终于看到了!男人插着,一会儿,男人猛然腰一
挺,然后趴在妈妈身上。那边,中年人已经结束了,另一个男人上来了,此时刘
阿姨已经完全被扒光了,但绑绳和堵嘴的布被拿下来了。刘阿姨依然是跪趴着,
一个男人在后面插着,刘阿姨的嘴里还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那个中年人抽着
烟坐在边上笑着看。他转过头:

  「老二,我缓过来了,你下来歇一会,我干这个。」那个干妈妈的男人下来
了,中年人扔了烟,走了过去,将妈妈翻过身,摸着、咬着妈妈的屁股,

  「小娘们,屁股真嫩!」妈妈呻吟着。

  「今天给你开后庭!」说着揽起妈妈的腰,妈妈撅起了屁股,男人扒开妈妈
雪白的臀肉,将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屁眼。

  「啊!」妈妈惨叫一声,男人死劲插着……就这样,四个人将妈妈和刘阿姨
分别干着。不知道折腾了多长时间。四个人穿上衣服走了,妈妈撅着屁股一动不
动,刘阿姨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小声哭着。又过了一阵,我绕到前面进了屋,妈
妈和刘阿姨见我进来了,没说什么,慢慢的穿上衣裙。

  「金姐,我们怎么办啊?」刘阿姨哭着说。

  「没关系,一会儿报案。」妈妈哭着说,

  「咱们回去都不要说,你也快结婚了,让他知道不好。」

  「妈妈,你们这是?」

  「没、没什么!他们是坏人,把我们钱抢去了。」妈妈回答。

  「那你和刘阿姨刚才怎么没穿衣服?」

  「他们以为我们钱藏在内衣里,所以扒下衣服翻钱。」妈妈解释着,

  「小明,这件事回去,谁也不要说,知道吗?好孩子,一定要听妈妈话。」

  「好的,妈妈。放心吧。」我们离开这里,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后来,
我们住的旅馆天天去警察找我们问话,我只说我被关到另间屋子,就听到一声喊,
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周后,警察为我们买到了返程车票。我们离开了这个城
市。

  回到家,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并没什么特殊的事件,扰乱我们的生活。转眼
间,半年过去了,我们住进了宽敞的别墅,不过妈妈早就和爸爸离了婚,这时我
才知道,原来,这其间,妈妈认识了我们江南市的富商王七,这是他为妈妈买的
新居。妈妈告诉我,她五月份要和王七结婚了,我问:

  「妈妈,你走了,我和谁?P「啊??P「「没关系,过几天,妈妈把你接
去,或是给你请个专职的家庭教师兼保姆,你看怎么样?

  「「那好吧,你安排吧。

  「「一会,你在家学习,妈妈要去照结婚照了。

  「「妈妈想着啊,我要看,行,将来一定让你看。」妈妈打扮一番,走了。

  很快,五月份来临了,妈妈结婚的日子到了,新婚的前夜,妈妈收拾好自己
应用的东西,洗了澡,独自睡下了。半夜时,我推开妈妈的房门,只见妈妈侧卧
着裸睡,在朦胧的月光下,妈妈如同睡美人一样的迷人!我实在忍不住了,悄悄
的走了过去,轻轻抚摸着妈妈的玉腿和肥臀,真光滑细嫩啊!谁知妈妈醒了,她
没有生气,轻轻搂住了我,我躺在妈妈身边,搂着妈妈,一只手摸着妈妈的丰乳。
妈妈说:

  「宝宝,明天妈妈就要嫁给王七了!给他作妾,明天,婚礼你也去吧,愿住
庄园还是回家?愿意回家,妈给你雇个家庭教师兼保姆,钱不是问题。」

  「妈妈,我愿意在你身边。」

  「好吧,那你快去睡吧。」

  天明后,妈妈洗漱后,将长发盘起,身上围着浴巾,并没穿衣服。我很奇怪,
妈妈告诉我,这是王家的规矩。八点钟,王七来了,妈妈被一丝不挂的裹在红绸
中抬进婚车,两个侍女拿着妈妈的衣物,和我上了另一辆车。很快到了王七的庄
园,妈妈被抬了进去。我进到大厅中,里面很多宾客,妈妈被放在厅中间的长桌
上,妈妈趴在上面只露出头,身上盖着红绸子。王七坐在桌后正中,他的老婆站
在妈妈前面。十点钟婚礼开始了,王七的老婆问妈妈:

  「你愿意成为我们家族的人吗?」

  「愿意」

  「愿意作王七的妾吗?」

  「愿意」……下面的则是一些家规之类的。她用朱笔在妈妈额头画了一个红
月牙,然后撤掉盖妈妈的红绸,妈妈雪白的肉体显露在众人面前,众人无不惊叹
妈妈的美体!她命妈妈撅起屁股,用窥镜先后检查了妈妈的阴部和肛门,并当众
宣布妈妈健康!妈妈又被裹着红绸抬了下去。很快,妈妈出来了。只见妈妈身穿
红色无袖紧身大开口真丝旗袍,肉色水晶长筒丝袜,足蹬红色高跟皮鞋,无比的
妩媚!随着走动,露出雪白丰腴颀长的大腿,扭动着丰满圆滚的屁股。由于是紧
身的旗袍,里面胸罩和三角内裤的印隐隐可见,更显得无比的性感迷人。妈妈面
带微笑和王七一起接待这宾客。

  看着这盛大的婚礼,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愿意看下去,信步走到后面的
小楼,妈妈的洞房。走进去,客厅里挂着妈妈和王七的结婚像,进了屋,只见卧
室装饰豪华,在窗头挂着妈妈的侧卧的巨幅裸照,我久久不能平静,为什么妈妈
这么迷人,这么美丽,和王七这个秃男人?我胡思乱想着,傻傻的坐在屋中。这
时,走廊中传来有节奏的高跟鞋声音,门开了,王七和妈妈进了屋,我想退出来,
但怕王七怪罪,急忙藏在卧室的衣柜里。两人走进卧室,

  「哎呀,累死我了。」妈妈正坐在王七的腿上,手搂着他的脖子,娇声的说。
那个男人笑着说:

  「你看,我们的婚礼气派吧?」在说话的同时,他脱下了妈妈的高跟鞋,手
伸进了妈妈的旗袍里,扒下了妈妈的红色的内裤。他把妈妈放到了床上,很熟练
的扒下了妈妈的旗袍、胸罩、长丝袜。我看呆了,因为裸体的妈妈如同出水芙蓉
一样美,妈妈趴在床上,男人抚摸她雪白的胴体,特别是摸着她肥白鲜嫩的屁股,
男人贪婪的舔着妈妈的屁股,还咬了几口。妈妈轻轻的呻吟着:

  「轻点,疼。」男人说:

  「这么肥嫩,如果吃了,更是好吃。」说着,他揽起妈妈的腰,妈妈顺势起
来,跪伏在床上,撅着屁股,那人把硬起来的大鸟,从后面插了进去,他有节奏
的抽动着,妈妈发出一阵阵呻吟…男人的身体撞击着妈妈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
音,不一会,雪白的屁股,撞得发红。过了一会,男人将鸡巴拿了出来,对妈妈
说:

  「玉婷,我们玩??吧?」妈妈还撅着屁股,回头看了他一眼,喃喃的说:

  「玩吧,随你。」男人拿出一根绳子,三两下将妈妈捆成一团。使劲拍打着
妈妈的雪白的肌肤,然后继续着性爱,妈妈的呻吟声更大了,不知是兴奋还是难
受……一番云雨之后,王七说:

  「玉婷,我们去洗澡去吧,我特意给你在后花园修了一个室内游泳池!」

  「好啊,带我去看看!」两人穿好衣服,下楼了。他们走远了,我急忙出来,
总算没事了,我急忙跑回前厅。不一会,妈妈派人找我,给我安排了住处。就这
样,我住进了王七的庄园。暑假又到了,我偷偷问妈妈,我想去旅游,妈妈想了
想说:

  「不行啊,王七不一定同意啊。」说来也巧,王七有个生意需要出国,他很
着急的走了。这样好了,妈妈非常喜欢旅游,我们去了滨海。

  那天妈妈身穿白色紧身长裙,肉色长统丝袜,白色高跟皮凉鞋,乌黑的长发
盘在脑后,化着淡妆,如同美丽的白天鹅。到了滨海,我们住进了酒店,准备和
旅游团一起去夜叉岛,但当地的导游拒绝去,因为她告诉妈妈,现在那里不太平,
岛上有一个合法经营人肉的大酒店,专门从事女人肉的买卖,现在失踪好多漂亮
的女人,老板是名振江南的黑老虎张三,还有他的一些兄弟如白眼狼李四、九尾
狐刘五等七八个恶霸。既然这样,我们自然也就不敢再去了,对于书城的事,妈
妈记忆犹新,怎么能再自找苦吃?

  下午我和妈妈去了山坳中的彩虹谷,我们在快乐嬉戏,这时,远处来了四个
骑马的人,妈妈看了一眼,以为是海滨旅游点的业户,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谝狻K抢吹轿颐?br />身边,下了马。为首的一个黑胖的男人看着妈妈说:

  「这个小娘们真漂亮!带回去玩玩!」

  「大哥,你知道这小娘们是谁?就是上次选美大赛第一的金玉婷,江南市富
商王七的妾!大哥,你艳福不浅啊。」旁边的麻子脸笑嘻嘻的说。

  「你们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今天就要玩玩你。」他们向妈妈走了过来,我吓呆了,不知所
措。妈妈被按倒在地,他们见妈妈已经吓昏了过去,便将妈妈搭在黑胖子的马背
上,拉着我走了。黑胖子在马上拍了拍妈妈的屁股

  「小娘们的屁股真渲嫩啊!一会尝尝滋味!」他们谈笑着。很快,来到深山
中的一个大院中。这是个旅店,他们下了马,将妈妈抬进了黑胖子的屋中,而我
则被关在了隔壁的屋中。我透过门缝望去,妈妈被放到了床上,妈妈依然在昏迷
中,黑胖子轻轻脱下妈妈的鞋,坐在床边,轻轻将妈妈报起,解开妈妈的衣扣,
脱去妈妈的衣服,摘下妈妈白色的胸罩,硕大的奶子象小兔一样弹了出来,他轻
轻抚摸着,舔着。他将妈妈翻过身,趴在床上。他拉开妈妈的裙子,将裙子褪下,
露出紧包在薄如蝉翼的长筒肉色连体丝袜的肥臀和玉腿。他又将妈妈的连体丝袜
和窄小的白色兜裆内裤脱去。他望着趴在床上已经完全一丝不挂的美人,很快脱
光了自己的衣服,他的大鸡巴早已经翘了起来,他抚摸着妈妈雪白丰满的玉体,
轻轻咬着妈妈的背、臀、腿,又将妈妈翻过来,贪婪的舔着揉摸着妈妈的乳,对
着妈妈的小穴又亲又舔,还把舌头伸进去转着圈。虽然妈妈处于昏迷状态,但不
由自主的发出娇柔的呻吟声,更使他感到兴奋。他分开妈妈的双腿,将粗大的鸡
巴插了进去,有节奏的抽插着,妈妈不由自主的将双腿盘在他的腰上,双手搭在
他的肩上,不时发出呻吟。插了一会,男人拔出了大鸟,将妈妈翻过身,这时妈
妈已经醒了过来,

  「不要啊,不要……救命啊……」妈妈喊着。那三个男人走了过来,紧紧将
妈妈按住,妈妈撅着肥白的屁股挣扎着。男人拍了拍妈妈的屁股,扒开妈妈雪白
的臀肉,将鸡巴从后面再次插了进去,妈妈大叫着。他粗大的肉棒戳穿了妈妈肥
厚的屁股,深深地插进屁眼里,狠毒地抽插奸淫着妈妈的屁眼。他的双手绕过妈
妈丰满的上身,抓在她的两个娇嫩浑圆的乳房上,用他有力的大手残忍地揉捏这
两个雪白的肉球,用手指用力地揉捏两个娇嫩的乳头,妈妈不停地大声惨叫与他
们哈哈的淫笑声交织在一起。虽然我看得很兴奋,但也不忍再看下去。我在这间
黑屋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领进了那间屋子,只见妈妈被
困成一团,妈妈头发散乱,乳上,背上,臀上、腿上,被咬出很多紫色的齿痕,
阴部和肛门红肿,很显然被摧残多时了。我扑过去抱住妈妈,妈妈看是我轻轻的
对我说:

  「别怕,妈妈没事。」

  「一会就来车,将你们送到张老板那去,那时你们就享福了!哈哈!」

  「不要啊」,妈妈哭喊着。我不知道张老板是谁,为什么妈妈这么恐惧?难
到是那个张三?妈妈的衣物被装在塑料袋中,扔进箱子里,我也被捆绑上,和妈
妈一起被装进这个大箱中。同时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裸体女人被押了出来,装在
别的箱中。我们被装上了车,车飞弛着。不知行了多长时间,又被装到船上,在
海上颠簸很长时间,我们被放了出来,这是个很大的庄园,我抱着妈妈的衣物被
留了院中,妈妈和其他的女人们被送去洗澡后跪在院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脸男
人和一个身穿红色吊带短裙的美貌妖艳的年青女人走了过来。

  「啊,周老师!」原来是我的老师周蕾!我喊了起来,

  「是你啊!怎么到这来了?」我向她简要说了经过。

  「三哥,这是我最喜欢的孩子,留下侍侯我们吧?」

  「美人说了,当然可以了?P「把这些女人都送到加工厂,宰杀了!?P
「「是!

  「「等等!我听王胖子说,送我一个美人,是王七的妾!她在哪呢?

  「「三哥」,周老师娇滴滴的拉着他的手说

  「「要她干什么,我要吃她的肉,赶快清蒸了,给我作好吗?」

  「哎,好好!哪个是金玉婷?赶快宰杀了!清蒸后我和九姨太要吃!」妈妈
被拉了出来。

  男人走了过去,妈妈被绑着,和其他女人一样跪在地下,拨开妈妈的长发,
看了看说:

  「不要杀了!留下来。你别以为我张三作非法的事,王七把你卖给我了,他
和我赌输了,你看,这是他的契约!本来想过几天接你,没想到王胖子把你送来
了,王七拿了我的钱,现在大概正在国外快乐呢!哈哈……」妈妈看了一眼张三
的契约,昏了过去。

  妈妈被抬走了,我被留在张三身边当书童,一连几天没见到妈妈,每天这里
都有女人被杀,被加工成人肉制品贩卖到各地。难道妈妈已经被吃了?

  我一直在想着妈妈的下落,八月十五,是张三的五十大寿,他准备开个人肉
宴,招待他在岛上的几个兄弟。早晨,张三通知了他们,很快人都到齐了,张三
笑着说:

  「各位兄弟,今天我过生日,感谢诸位弟兄的捧场,今天我准备亲自出马,
给大家作清蒸美女!」

  「三哥,肉源可要好啊!要不白瞎您的手艺啦!」

  「老四,放心,今天宰两个,都是绝色的美人!」

  「谁啊?」

  「周蕾和那个调查过我们的那个警花东方月!」

  「啊,三哥,九姨太你也舍得?」

  「当然啦,让兄弟高兴嘛,六弟不是总想吃她吗?」

  「三哥,东方月,你怎么弄来的?」

  「这个是我李四给三哥送的寿礼!我亲自出海,把她抓来的!三哥都玩了好
几天了!」

  「四哥,你真行,哈哈哈……` 」众人谈笑着。

  「来人,」

  「三爷,什么事?」

  「那两个女人准备怎么样了?」

  「早都灌完肠、导完尿了,现在正在洗呢,估计快了,什么时候宰杀?」

  「不用急,一会我亲自动手,都把她们弄到专用高级间去!」

  「是!」

  啊,原来一会宰杀周老师!他们交谈了一会,张三看了看表说:

  「快中午,得把那两个美人宰了,连洗剥再蒸,怎么也得下午三四点能吃上,
诸位不着急吧?」

  「三哥,不急,不过弟兄们要看你的手艺啊!」

  「好,我们现在就去!」

  我和他们来到了加工车间,一进门,血腥气扑鼻而来,这里一个个赤裸裸的
年轻女人正在被屠宰,分割。一声声惨叫不绝于耳。我们来到了专用的宰杀间,
这是一个大屋子,屋中放着一个大案子,一个水盆,案子边有一个大水池和一个
架子,架子上悬着麻绳。这时周蕾和一个漂亮的女警察,大概就是那个东方月吧,
一起被押了进来。周蕾并没有被捆绑,身穿白色的紧身长裙,肉色丝袜,白色高
跟凉鞋,样子很平静。那个女警被反绑着,身穿着深灰色半袖警服,肩上佩带着
警司的衔,下着警裙,肉色长统丝袜,黑色高跟皮凉鞋,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
真是威武迷人!也是很平静……她们的长发还都是湿的,大概刚洗完。此时周蕾
突然浑身发抖,哭叫着。

  「美人们,今天就要宰杀你们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不要啊,三哥!」

  周蕾哭喊着。

  「先宰她?P「绑上!周蕾被反绑着手脚,台到肉案子上,一丝不挂了被按
着,张三挽住她的头发,一刀割开的的脖子,血流了出来,不到一秒!等血流尽
了,张三命人将周蕾吊在肉架上开膛洗剥。然后对东方月说?P「「女警官,该
你了,东方月此时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上。几个打手很快剥光了她,把她放在肉
案上,东方月哭喊着,挣扎着,很快也被宰杀洗剥

  「「三哥,你看今天这两个美人就别蒸了,其实炖了或烧烤了,味道不也很
好吗?

  「「四弟,说的不错,那就把周蕾炖了,东方月烤了!」两个美女的长发都
被盘起,头用隔热布仔细的缠好。周蕾被放到一口大锅中,加好调味料和水,用
文火炖了起来。对于东方月,张三亲自动手,将东方月的艳尸挂在肉架上,然后
熟练的将东方月的皮扒了下了来,吩咐拿去加工。然后再在她的身体上被刷上一
层调味料,腹腔里填上香料。张三用一个铁签子从东方月的肛门插进去,命服务
员拿去烤。因为还要等一阵子才能好,他们回到了屋中,我也回去了。一切都在
无言中!

  进了屋,我惊呆了,妈妈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只见妈妈长发盘着,身穿黑色
超短套裙,翘着二郎腿,斜倚着。

  「哈哈,美人,等我吧?」张三说。

  「宰完了吗,三哥,人家都饿了。」妈妈站起来笑着说。

  「快了,快了,来,这是我的兄弟。」张三介绍着。众人坐在桌旁,妈妈坐
在张三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

  「玉婷,天这么热,脱了吧。」

  「不好意思啊,三哥。」

  「没什么,都是我的弟兄?P「把裙子脱了吧!」妈妈顺从的脱去套裙,里
面露出窄小的胸罩和内裤。众人调笑着。

  很快,周蕾、东方月都被作熟了,分别被盛在两个特制的大方盘中,左边的
盘中盛的是周蕾,右边盘中是东方月。她们的长发都被盘在脑后,表情都是带着
淫荡的微笑,丰满的玉体散发着诱人的肉香!周蕾是被清炖了,如睡觉一样,绻
身侧卧在深盘中,盘里还有汤汁。而东方月是被烤了,除了面部没有烤,还和生
前一样的美艳,身体则被烤的油汪汪的,呈金黄色,姿势是跪趴着,撅着肥嫩的
屁股。

  我们坐在桌边,男人对我说:

  「吃吧,很香的!」说着,在周蕾屁股上夹了一块肉给我,

  「我不吃肥肉,太肥了。」

  「这你就不懂了,美女的肉,虽然肥肉多,但就是肥肉才好吃!肥而不腻,
屁股上的肉是最好的!你尝尝。」我吃了一口,哇,太香了!雪白的肥肉,粉红
的瘦肉,吃着非常细嫩!特别的好吃。我第一次吃人肉,一个真正的美女的肉!
我们吃着。我吃了很多。觉得世间再没有比这更好吃的肉了!

  他们开怀畅饮,一个人突然问张三:

  「三哥,周蕾这小娘们的肉真嫩,我看十姨太的肉也会更好吧,什么时候也
让弟兄们尝尝啊!」

  「去你妈的,还想吃姑奶奶的肉,你配吗?」妈妈笑骂着这个人,

  「三哥,给我夹一块周蕾屁股蛋上的好肉,喂我。」

  「好,美人,吃肉。」男人笑着,夹了块周蕾臀峰上的肉喂到在他怀中妈妈
的嘴里。

  「我还要,再来点,真好吃。」

  他们吃喝着,男人喝得性起,叫妈妈趴在沙发上,扒下妈妈的内裤,拍了拍,

  「嘿,这大屁股,比周蕾的白嫩!过几天吃你,行吗?」

  「吃吧,就怕你舍不得,哎,这么多人,不要嘛~~」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妈妈重新又坐到他的怀里,继续吃着。

  人肉宴席很快结束了,妈妈和张三回到了房间。原来,妈妈成了他的十姨太?!

  虽然从这时起,我天天能见到妈妈,但每天妈妈被要求吃一些高热量的食物,
每天必须洗澡,接受按摩,必须多睡觉。我们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张
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又是春天来临,妈妈变得丰满了,皮肤更加白嫩。这天,我看见女仆给妈妈
量了身高和体重,妈妈身高一米六五,体重120斤。丰满了十多斤,但仍然不
失匀称,更显得性感迷人。

  几天后,我被叫到妈妈的房间里,张三坐在屋中,笑着对我说:

  「今天,你陪陪你妈吧,明天宰杀她!」

  我看了妈妈一眼,妈妈面带笑容的说:

  「三哥,你不是说,让他一起吃我吗?你说话要算啊!」

  「我说话算数,明天我让他一起吃你的肉!你放心吧!」说完张三出去了。

  一夜无眠,我心不安,可是妈妈却是很高兴的样子,叮嘱着我明天多吃。天
亮了,妈妈梳洗后,一个女服务生走了进来,

  「十夫人,请你去灌肠、导尿。」她面无表情的说。

  妈妈站了起来,对我说:

  「宝宝,你去客厅等妈妈,妈妈去了。」说完和她出去了。我焦急的等待着,
实在等不及了,我去了清洗间,妈妈灌肠、导尿已经结束了,正在洗澡,一个女
服务生正在为妈妈搓洗。难道这么美丽的肉体,也要成为盘中餐?我看了一会,
又回到客厅半小时后,张三等来到客厅,

  「洗好了吗?」

  「三爷,就快了。」正说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妈妈走了进来。只见
妈妈长发披肩,但湿渌渌的。身穿红色紧身吊带裙,肉色长统丝袜,足登红色高
跟凉鞋。后面跟着两男两女四个服务生,其中一个男服务生腰里别着三四把尖到,
手拿麻绳。

  「玉婷,洗好了?」张三笑着说。

  「老公,洗好了,在哪宰我?」妈妈微笑着说。

  「走,去最好的屠宰间!」我们来到一间豪华的屋子,里面的设施和宰杀间
差不多,妈妈坐在沙发上,笑着说:

  「三哥,孩子在这,我不想光着,就这么宰杀我,行吗?」

  「不行啊,你必须光着!这是规矩。再说了,洗剥你时不也要扒光你吗?吃
你时,他能看不见?我劝你还是自己脱光吧,留着这套衣裙给他作纪念。」妈妈
沉默了一下,脱去了衣裙,里面是白色的胸罩和肉色连体丝袜,不过里面没穿内
裤。

  「就这样好吗?算我最后求你了。」

  「不行,还是都脱光吧。」妈妈只好脱光了。

  「还要绑上,金小姐,你还有什么话说吗?」妈妈没有理他,转过身,紧紧
抱住我说:

  「宝宝,以后你多注意了,一会多吃妈妈的嫩肉,多吃啊!」就这样,妈妈
被反绑双手,腿也被绑上,抬到了肉案上,妈妈微笑着跪在上面,

  「三哥,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下刀快点,别让我难受啊。」

  「呵呵,没问题。趴下。」一个女服务生帮着妈妈趴了下来,颈下被放了一
个接血的盆。一个服务生要把妈妈的鞋被脱下来,妈妈回头看了他一眼说:

  「别,鞋别脱,就这样好吗?」男人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说:

  「好了,要开始了!你别紧张啊!」

  「救命啊,救命啊……」妈妈哭叫着,挣扎着,妈妈的玉体被死死的按住,
两条修长的大腿在拼命蹬着。张三挽住妈妈的长发,在妈妈脖子上抹了点凉水,

  「玉婷,别动,你害怕了?」

  「怕……我不怕,三哥吃了我,我高兴。」

  「那你动什么?」

  「废话,人家要死了,能不紧张吗?」

  「没关系,你的灵魂一会就会去西方,不要紧张!」

  「好吧,你下刀快点。三哥,一会怎么吃我?」妈妈微笑着说,

  「我怕疼。」

  「别怕,一会清蒸你,这样在吃你的时候还可以欣赏你的美体。人肉知道什
么时候最香吗?就是高潮时。」说着,张三拿来一个电动的阳具插在妈妈的小穴
中,并轻轻揉捏着妈妈肥嫩的屁股。妈妈很快蜜汁长流,闭上眼睛,呻吟着。张
三没再说什么,突然,一刀割开妈妈粉嫩的脖子,妈妈一声惨叫,鲜血喷了出来,
妈妈的双腿死劲蹬了两下不动了!很快血流了半盆,拿出阳具,绳子被解开,妈
妈的鞋也被脱了下来,他们将妈妈尚有余温的全裸艳尸翻了过来,抬到肉架边,
将妈妈的双腿吊在水池边的架上,妈妈的阴毛和腋毛早被剃干净了,接着就是开
膛破肚,取出内脏,进行洗剥。然后将妈妈长发盘起,摆好造型,脸上缠上隔热
布,防止面部表情破坏,最后妈妈被放进特制的大蒸笼里清蒸。我站在厨房,不
知道是什么感觉。很快,香气飘了出来,是那样的诱人``````我们回到了屋中,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大餐厅,一进门,特殊的肉香扑鼻而来,只见在大餐
桌上,摆着一个特制的大蒸笼,打开蒸笼,只见妈妈已经被蒸熟了,两个人拿去
缠在妈妈脸上的隔热布,将妈妈盛在一个特制的大方盘中,摆在桌子中间。妈妈
跪趴着,长发盘在脑后,双目微合,面带淫荡的微笑。头枕在双臂上,垂着丰硕
的双乳,两个乳头如同樱桃一样鲜艳可人。蜷着修长丰腴的玉腿,高高撅着肥白
圆滚渲嫩的屁股。丰满的肉体散着热气和肉香。宴席开始了,男人首先在妈妈肥
白细嫩的屁股上夹了一块肉吃着,

  「香!真好吃,又肥又嫩!大家吃啊!」他见我看着在盘中的妈妈,于是问:

  「你想吃什么?这样吧,来人,把金玉婷的屁股上的肉,大腿上的肉,割下
几块好的,奶子切点给他,让他在边上吃!」厨师在妈妈的左臀峰上割下一大块
肉,雪白的肥肉,粉嫩的瘦肉,足有半斤。妈妈腿上的肉和乳上的肉也切了些给
我,我在边上吃着,确实,妈妈的肉真的很香,太细嫩了,特别是肥白的屁股肉,
肥而不腻。味道绝对好于那天吃的那两个美女。真是绝世的美味啊!是那么鲜嫩
可口!众人吃着我妈妈的肉,喝着酒。酒过三巡,

  张三说:

  「知道为什么你妈的肉那么嫩吗?因为她很淫,奶子、大腿、屁股总被男人
摸,自然就光滑细嫩了!」

  快到傍晚,他们吃完了,妈妈被抬了下去,张三让我和他一起去厨房,

  他命人将妈妈右瓣屁股上的剩余的肉和大腿的剩余的肉剃下来,又装了两大
盒,交给了我,让我拿回去。妈妈的丰乳、手、脚都被切了下来,装在盘中拿到
院里,她其余的部分被放进了储藏柜中,妈妈还是那个姿势撅着屁股。仍然是那
么迷人,依然面带着微笑。虽然躯体被吃得残缺不全,屁股和大腿的肉基本被剃
下了,只剩下骨头在支撑着,但妈妈还是那么美。我拿着妈妈的肉出了门,见张
三他们正在院中闲谈,张三正拿着妈妈的一只脚在津津有味的啃着,看到我,笑
着说:

  「怎么样?好吃吧?你妈的骨头,我准备给作成标本,你可以随时来看。我
说话算数!等再宰杀美女时,如果你愿意,还请你来吃!」

[秀色][妈妈被清蒸了],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